咨询热线:025—58858485

联系方式

  • 江苏禾顺律师事务所
  • 电话: 025—58858485
  • 手机: 13912987663 13776620387
  • 邮箱: jshs58858485@126.com
  • Q Q: 708577880
  • 地址: 南京市江北新区丽景路2号研发大厦A座203室
  • 邮编: 211800

团队文化

我们的理念:
我们愿广交朋友,真诚合作
我们愿为您的事业保驾护航
我们的专注:
婚姻家庭 交通事故 劳资纠纷
经济纠纷 刑事辩护 企业法律顾问
知识产权管理 项目申报 新三板上市

经典案例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经典案例

未经竣工验收但已交付使用的道路,发生交通事故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发表时间:2018-10-22     阅读次数:     字体:【

未经竣工验收但已交付使用的道路,发生交通事故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江苏禾顺律师事务所 何嵘一、基本案情

201477日凌晨2点左右,张某驾驶一辆二轮摩托车在行驶途中碰撞到道路中间的绿化隔离带,连人带车摔倒,造成其当场死亡、摩托车严重损坏。事故发生时,该路段已经通车,但并未经过验收,路面指示标牌尚未安装,标线也并未标明。张某妻子盛某认为,被告公路管理处是该路段的建设方,被告某路桥公司是路面施工方,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负责指示标牌的安装,被告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负责路缘石铺设,他们都应当为此事故承担法律责任。原告盛某及三个女儿向浦口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因张某死亡导致的损失,包括死亡赔偿金743460、精神抚慰金50000、丧葬费30891.5、被抚养人生活费499320、交通费3000、住宿费3000、误工费4000,合计1333671.5

二、各方辩证观点

被告公路管理处辩称:1、本案事发时处于施工期间,施工路段发生的责任应由施工方承担,在施工期间,整个道路的管控是在施工方,所以业主方一般是不承担责任的;2、即便公路管理处对事发路段有管养义务,这一没办法确定,他事故的发生跟碎块是否有因果关系,没办法确定因果关系的话,因此公路管理处不应当承担本案的侵权责任;3、根据所有的证据都不能足以证明其损害后果与我公司有关,那只能是因为他自身,要么就是因为醉酒,导致反应不及;或者说是驾驶速度过快,导致反应不及,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注意到路面的标示标签了。对于这种的侵权责任,我们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而且涉案道路“施工一段开通一段”的施工方案是经过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秩序科批准的,涉案道路是城市化改造工程,原告主观推测的道路未验收合格不能开通只适用于新建道路,不适用于事发路段。因此,公路管理处不应承担原告死亡造成的损失。

被告某路桥公司辩称:1、我公司是路面施工单位,并非项目总承包方,路面施工项目在2014530日左右施工完毕,移到下一段,进行相应的改造工作了,路面本身是平坦光滑的,没有不合理的安全隐患。根据施工组织方案,该路段 施工完毕一段,开通一段,如道路开通后不再属于我公司施工区域,我公司没有法定的义务采取安全警示措施;2、根据所有的证据都不能足以证明其损害后果与路面路缘石有关,那只能是因为他自身,要么就是因为醉酒,导致反应不及;或者说是驾驶速度过快,导致反应不及,从而导致事故的发生。因此,我公司不应承担原告死亡造成的损失。3、在道路有没有验收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即使它本身不应该开通,但是我把它开通了,与损害后果之间也没有法律上的这种直接因果关系。我的道路本身并不具有不合理的安全隐患。作为一个城市主干道,你一旦进行一种全封闭施工的话,会对周围居民的出行带来极大的不方便。当初修复一段开通一段,这种做法是施工方案中就已经确定了的,因此,我公司不应该承担责任。

被告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辩称: 1、本案中死者死亡原因是其无照醉酒驾驶摩托车撞到公路绿化带造成的,与我公司无关;2、我公司从被告某路桥公司承包该路段路缘石铺设工程,于2014612日全部完工,现场清理完毕,人员撤场,本案中死者发生交通事故是在施工完成后,且道路已被承包单位开通的情况下发生的,故我公司不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辩称: 1、我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我公司作为安全标识的施工单位只负责安装交通路牌,不承担该路段管理和养护工作,该路段是否投入使用,也不是由我们决定,我公司不承担相应后果;2、我公司的施工与路缘石无关,其施工过程中也不会触及到路缘石;

三、案件办理过程

1、原告委托人何嵘律师提交事故现场照片证明路面存在碎石块,且事发路段并未安装设置交通指示标识、标线,四被告作为该路段的建设方、总承包方、施工方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被告认为地面碎石块出现的时间、原因不明等情况不明,再根据交警部门出示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该事故是因张某醉酒驾驶机动车辆导致,无法确认碎石与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故不认可原告的主张。 现场照片显示事故发生时,该路段的交通标识、标线尚未设置、安装,原、被告对此事实均无反对,法院予以确认。

2、原告委托人何嵘律师提供交警部门询问笔录足以证明被告公路管理处是事发路段工程的建设方和管养单位,被告某路桥公司是工程的总承包方,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负责交通指示标牌的安装,被告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负责路缘石的铺设,事发时该路段未交付验收,但已经通行。法院认为,被告某路桥公司与公路管理处签订的合同明确载明,被告某路桥公司承包的仅为路面工程,并非工程的总承包方,法院对被告某路桥公司的观点予以采信。对于原告主张的关于被告公路管理处系工程建设方和管养单位以及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负责的施工范围,被告在庭审中均已认可,法院予以确认。

3、原告委托人何嵘律师提交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九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证明事故事实,四被告认为事故是由张某醉驾导致,不能证明碎石与事故的因果关系;被告某路桥公司称其只是该路段的路面施工中标单位而非总承包方,该意见有其与被告公路管理处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证明,法院予以采信。

4、原告提交盛某及张某名下的房屋所有权证、土地使用权证、张某的暂住信息、原告张某文的学籍证明、原告张某慧、张某宣居住证明,证明张某在南京有房产,工作居住超过一年。对原告房屋所在的物业公司出具的居住证明,法院予以采信,原告张某文、张某慧、张某宣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应当适用城镇标准。

5、经审查,被告公路管理处作为事发路段工程建设方,通过中标通知书的形式,对被告某路桥公司提交的、载有“全线将采用完成一段开通一段地推进施工方式”的《江北大道快速化改造路面工程JBDD-13-1标施工区域安全交通组织方案》进行了确认,认可该路段施工完成即开始通行;其提交的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秩序科出具的研复意见对此方案并未提及,法院对被告公路管理处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6、原告因张某死亡导致的损失包括:

1)死亡赔偿金37173/年×20=743460元;

2)精神抚慰金50000元;

3)丧葬费61783元÷2=30891.5元;

4) 被抚养人生活费为24966元×4+24966元×11+24966/2人×1=386973元;

5)交通费酌定600元;

6)住宿费酌定1000元;

7)误工费酌定2000元;

合计1214924.5元。

四、法院最终结论

公路建设项目和公路修复项目竣工后,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验收,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被告公路管理处作为事发路段的工程建设方,认可被告某路桥公司在路面施工完成后、竣工验收之前即将路面交付使用的方案,二者均明知该路段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通行条件仍开放通行,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只是负责路牙石的安装和标示标牌的安装,他们对于路面的一个通行方案是没有决定权的,所以他们对于这个道路没有经过竣工验收就进行交付使用这样的一个事实是不存在过错的,故被告江苏某交通设施有限公司、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对事故的发生不存在过错。死者张某醉酒驾驶机动车辆,对事故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事故的百分之八十的责任。法院根据张某、被告公路管理处、某路桥公司对事故发生存在的过错程度,各承担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则被告公路管理处、某路桥公司各应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和抚恤金等121492.45元。


 
上一篇:护法律公正,树律师风格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团队  |  业务领域  |  经典案例  |  法律法规  |  法律文书  |  联系我们